小说

尽情阅读


我的五一长假之性旅程


在阳春三月的季节里,一场可恶的非典搅乱了人们的生活。生活在重役区的
北京人,更是灾难深重,苦不堪言。五一来临之前,我那不安的心早已随着迅速
传播的非典役情,飞向祖国各地。早在十多天前我就开始联系各地的朋友,希望
五一期间在他们的庇护下,跳出三界外,再入五行中。到山青水秀、春光明媚的
地方去,重整旗鼓、一勃再勃,以解多日胸中的郁闷。
谁知,不幸的消息接踵而至。理由很简单,各地为防非典所有娱乐场所关闭,
北京来人先隔离,而且宾馆、饭店均不予接待,沸腾的心一下凉透了。怎幺办?
失去了当地朋友的依托,还能不能去,这可是我几年来难得的一次休长假的机会
呀,放弃太可惜了。心虽然凉了,思想还在激烈的搏斗。不就是非典幺?不就是
死几百人幺?有什幺可怕的,还没有同期发生交通事故死的人多呢;人类是在一
次次挑战中生存发展的,人的一生也会有无数次的挑战,不过是再挑战一次罢了。
原来说好和我一起去的朋友都打了退堂鼓,集体行动变成了单打独斗。原定的东
北之旅(东北姑娘条盘俱佳、温柔大方)阳萎了,那里治安状况复杂,一个人去
不合适。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千里走单骑,烟花三月下扬州了(自古江南多佳丽,
山美水美人更美)。五天的行程早已印在了我的脑子里:天津的潘庄、德州、泰
安、徐州、淮安(过去叫淮阴)、扬州、苏州、杭州,回来时走宜兴、南京、合
肥、徐州、济南。当然,所列城市因役情程度不一定都能走过来,但都是我想去
的地方。
还没放假我就开始秘密做准备。先到西单书城购买了2002年版的交通地
图,然后去修理厂保养跟随我两年的宝马良车(见笑了,其实是一辆性能还不错
的普桑),最后是做老婆工作,放假回密云娘家避难。一切准备就绪,三十日的
中午,我踏上了艰难坎坷的南下之路。
出发前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各种因素基本都考虑到了,包括一天的水、干
粮、过夜用的军大衣等等。那天的天气很好,温度适宜,自叹出门遇到了好日子。
当我从杨村下京塘高速转北杨公路时,看到沿途设立了检查站,警察和穿白
大褂的人在拦截过往车辆,虽说不是见车就拦,但见到北京牌照的车也要多看几
眼,搞的人好不自在。我可不管这幺多,加速直奔潘庄而去。
到潘庄已是下午两点多了,我没犹豫就进了一家颇具规模的洗浴中心,谁知
保安以从役区来的车为名,拒不接待北京客人,话语十分客气,就是不让停车。
换了一家,还是同样的遭遇。出师不利,怎幺办?绝不能空手就走。我把车开到
镇上一家银行(信用社)门口不显眼的地方停下,徒步来到一家还像点样的饭店
(店名叫得顺利)。这里就不一样了,几个还不错的小姐一拥而上,恨不能把我
吃了(八成是受非典影响、生意清淡的原因),我也像找到了归宿一般,拿出上
帝的架子,一番挑拣选中了一为19岁的唐山妹子,长像一般、身材中等,可贵
的是那一对突出的车前灯,看了都让人垂涎欲滴,摸起来一定很过瘾。进到后房,
脱、洗、摸、揉、舔一阵忙乱,才进入正题。唐山妹说可以不戴套做,我哪里敢
呀,她只好光着身子到另一间房里取套。
进入四月份我就停止了一切娱乐活动,开始因为忙,后来有时间了,能去的
地方也都关门了。今天开荤一定要好好解解馋、过过瘾。我让她跪在床边我站在
地下从后面干,这样我可以边干边摸,上下都很过瘾。我没有看花眼,那对让人
爱不释手的乳房,饱满而不松懈,黄豆大小的乳头配上淡粉色的乳晕,看着舒服,
摸揉起来也舒服。她阴毛稀疏呈淡黄色,大阴唇饱满突出形似馒头,不掰开几乎
看不到小阴唇。我暗喜,这样的女人在北京不多见,如果条件再好点,经高人调
教一下,难保不会成为欢场杀手。真上天有眼,工夫不负有心人呀。插进去的感
觉也不错,阴道壁光滑柔软,还不算松,鸡鸡在里面磨擦着很爽。没插几下,她
就开始哼哼起来,一听就是装的,而且还没装像。可以说欢场行走多年,我从不
在意小姐的感觉如何,只注重自己的满意程度和性价比。要想把小姐干出高潮来,


上一篇:少妇小兰的纠缠
下一篇:我傻傻的将我女友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