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换妻使我疯狂


換妻使我瘋狂

我跟我老婆結婚六年了,我老婆是個標準的美人胚子,長得MODEL身材,皮膚很白,乳房不大但很挺,兩個乳頭就是生過了孩子也還是如少女一樣的粉嫩,小穴有如少女般的紅潤,讓人一看就垂涎欲滴的衝動,雞巴一插進去就好像被鎖住一樣,沒有點定力很容易被老婆小蠻腰扭動而射精。

我是老婆唯一的男人。她在性生活中一直是中國傳統式的正統,就連叫床也只有在高潮時才吭幾聲,更別說讓她口交,肛交了。就是幫她口交她也不願意。

我一直想改變她,而且想讓她同意我換妻的想法。

於是我先讓她換妻文章,開始她不肯看,其實是難為情,於是我在她看的時候慢慢揉搓她的乳頭,並不時撫摸她的陰部,她在文章與我的雙重挑逗下,第一次要求我馬上幹她,於是我採取女上男下式,用我的大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同時讓她在上位繼續可以看文章。

我只覺得她越往下看,下面的騷水流得越多,自己也自覺的扭動她的雪白的屁股,用她緊緊的小穴套著我的雞巴打轉,同時發出從未有過的叫床聲:「啊……哦……哦……老公我好舒服,我要你,我要你!」

我知道她開始被文章的情節所深深打動了,她多年固有的陳舊的性觀念也土崩瓦解了。

於是我邊干她邊問:「老婆,我們找別的夫妻做交換如何呀,那樣你不是更爽?」已經被我幹得高潮 起的老婆邊浪叫邊說好,我想時機到了,只要她答應了以後就好辦了。

我怕夜長夢多她會後悔,其實我也知道她從我身上一下來就後悔了,不過她答應我的事總滿足我的。

於是我馬上開始行動。剛好我們想到高雄旅遊,我一直想幹個南部女人,因為聽說南部女人熱情,幹慣了北部的女人,多是小家碧玉,早想換口味了,而且借旅遊的時機老婆也會更容易接受別的男人。

就在夫妻聯誼的網站上,我聯繫好了一個的住高雄的網友,他們夫妻早就玩過多次4P了,聽說我們願意南下高雄,他們很興奮,特別是那男網友,他早想幹台北的女人了,聽說台北女人很敢玩,更何況他看了我老婆的照片,更是性致勃勃了。

因為對方是高雄一私人企業的老總,所以他們還承諾我們所有在高雄的旅費他們都包了。

我老婆當然心動,不過對交換還是不太願意,不過因為嚮往旅遊,所以也不推辭了。

我們到高雄小港機場已經是晚上了,一出機場對方夫妻已經開著驕車接我們了。對方男網友近40歲,長得185公分,真是人高馬大,當時我就想他的雞巴不會插不進我老婆的肉穴吧,想到這些我的雞巴卻硬了。

而她老婆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吸引我的是那對鼓鼓的奶子,像對大皮球,雖然有165公分的身高,卻看上去很苗條似的,我想等一下干的時候肯定很爽。

對方夫妻當然也是盯著我們看,我175公分的個兒長得不錯呀,所以我想那女的是滿意的,而我老婆那是沒說的,那男的就好像要馬上干她一樣,眼裡噴火,把我老婆看得低下了頭。好在高雄的美麗夜景吸引了我老婆。大家上車直往高雄漢來飯店。

我們在飯店餐廳吃了晚飯,雖然豐盛,但卻都沒有吃出味來,我老婆一直緊貼著我,我知道她緊張,不過我卻好興奮。

好不容易回到房間,我知道4P開始了。因為是我們夫妻第一次,我們很緊張,對方夫妻卻很輕鬆,看來經驗豐富。

我為了避免老婆不好意思,提出我們夫妻稱呼對方男的叫張哥,女的叫英姐,我老婆紅著臉答應了。

這時英姐走過來,拉著我說:「走,我們上房間去。」

我答應了,並拍拍老婆的肩,說道:「老婆,不要緊張。」

我老婆紅著臉不吭聲。

此時張哥一把摟住我老婆,說道:「不要緊呀,我會疼惜你的呀。」說完大笑起來,我知道他等不及了。

我和英姐剛進房間門口,就聽到我老婆叫起來:「不要,不要。」

我知道張哥已經開始了,英姐依在我懷裡,輕聲說:「讓他們去吧,我們來。」

此時的我已經慾火中燒,雞巴挺得好像要頂破褲子,雙手按住英姐的奶子揉起來,那奶子好大,是我見過最大的,一隻手只能蓋住一半,奶頭也是硬硬的,像兩顆櫻桃。

英姐也配合地一手握住我的大雞巴,另一隻手開始脫我和她的衣服,很快我們都脫光的了。

這時我聽到我老婆在大叫:「張哥,求你!」

我探出頭一看,只見張哥已經把我老婆按在了沙發上,我老婆的兩手已經被他一手控制住,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張哥脫得差不多了,一看就是強行拉下來的,上身只有一半奶罩還掛在我老婆的奶子上,下身的內褲已經拉到了我老婆的腳跟處。

而張哥不顧我老婆的哀求,用嘴狠狠地含著老婆的一個乳頭,一隻手在她的小穴中撫摸著。

我覺得一陣難受,可一想總要有個過程,而此時只覺得雞巴被什麼給含住了,說不出的舒服。

原來英姐已經用她小嘴在套弄我的雞巴,並用她小巧的舌頭從下至上挑弄我的龜頭,讓我全身發麻。

而此時我老婆也已經放棄了反抗。只見張哥已經在給我老婆做口交了,我知道那是我老婆最容易發情的地方,更別說遇到張哥這要的老手了。

只見張哥用手把我老婆的雙腿扳得快成一字了,露出老婆的下身。我老婆粉紅色的陰唇與屁眼展現在他面前。

他伸出長舌,在我老婆的屁眼周圍挑弄,並時而舔一下老婆的陰唇,此時的老婆已經是兩頰緋紅,嬌聲連連了。

而此時的我已經在英姐的口交下最也耐不住了,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我早已硬得快發紫的雞巴狠狠插入她的小穴中,我已顧不得給她做口交了,只覺得英姐的下半身雖然沒有老婆那麼緊,但騷水卻是特別的多,插起來特別的順暢,還「沽……沽……」作聲,讓人覺得很帶勁,英姐在我的大力抽送下,大聲叫起來:「啊……啊……」

一會只覺得她下身好像一股熱流沖在我的陰毛上,只看見英姐兩手緊握住床單,雙目緊閉,臉色漲紅,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

此時的我還惦記著老婆,只見張哥還在玩著我老婆的兩隻奶,或許他還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奶吧。他時而用力揉著我老婆的兩個乳房,兩隻乳房在他的手下好像是個白麵團,時而用手指拉捏老婆的粉紅的小奶頭,讓我老婆不時尖叫起來。

而他又粗又長的雞巴頂在我老婆的小穴外面,挑弄著我老婆的陰唇,每挑弄一次,我老婆就浪叫一聲,我想張哥真是有本事,把我傳統的女人都撥弄得驕喘連連了。

只見張哥挺起他足有二十公分的大雞巴,對著我老婆的小穴,屁股一 ,龜頭已經插入小穴中,我老婆已經開始大叫起來:「張哥,啊……慢點……慢點……啊……」

我知道老婆的小穴要經受考驗了,看著別的男人干我的老婆心裡真是又發酸又興奮,而此時的英姐又開始舔弄我的兩個卵子了,讓我更興奮。

只見張哥對我老婆說道:「騷貨,你的小穴還真緊,好爽,我今天要干死你。 」

只見我老婆兩腳已經分得最大,張哥終於用了近兩分鐘的時間把雞巴整根沒入我老婆的穴中。

我老婆此時已經叫得聲音都變了調:「啊……哦……啊……啊……」

此時的張哥已全力在我老婆的小穴中瘋狂抽插起來,每當他雞巴拉出來,我老婆小穴的陰唇也跟著翻了出來,帶出很多的騷水,一會就聽見我老婆狂叫起來:「啊……」

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此時的張哥就像一台馬力最大的機器,做著活塞運動,邊干還邊問我老婆:「騷貨,爽嗎?」

只聽到我老婆紅著臉回答:「張哥,你好厲害,啊!」看到這時,我再也控制不住,此時的雞巴已經被英姐舔得好像更粗了,我讓英姐伏地床沿上,用雞巴醮著她的騷水,對準她的屁眼插了進去。

英姐沒想到我會插她屁眼,想擺脫已經晚了,我的龜頭已經進入她小小的菊花門中,剩下只有英姐叫痛的聲音,在她的屁眼中我好像又找到了干處女的感覺。

那一晚上,我們一直幹到半夜,我們都高潮了很多處,當然我老婆的屁眼也讓張哥給幹了,並為張哥做了口交,吃了他的精液。在南部一個多星期,我們白天在張哥英姐引領下瀏覽南部的美色,晚上則瘋狂的作愛,那種日

子真是很值得回味。而我老婆經過這次換妻,已經對性有了更好的認識,我們的感情也更好了。

我老婆自從經歷過第一次換妻後,對性觀念有了更新的認識,可能上次被張哥幹得太爽,也或許我每次都能使她高潮多次,所以她對再做換妻不太感興趣了,更何況她畢竟是個傳統的女人。

直到發生了一件事:我與老婆是做貿易的,雖然做得很不錯,但往往受制於人。

那次也不例外,一筆大單卡在一個集團老總的手裡,而那姓李的老總特別喜歡換妻。雖然他已經近五十,但卻人高馬大,而他老婆卻只有156公分多一點,而且難看,所以在圈內很少有人同意與他做交換的。

這次當我們談生意接近尾聲時,他突然提出要換妻,因為我知道他想幹我老婆很久了,苦於沒有機會。因為有了第一次交換,老婆還是同意了,老婆同意我也沒話說。

我與老婆在一個下午來到李總的陽明山別墅時,他已經急不可耐了。我們先是在他一樓的客廳喝茶,他老婆倒是忙裡忙外,從外表看,他老婆雖然長得不好看,但身材勻稱,凹突有致,從她套的一件薄薄的衣衫外能看到她兩粒渾圓的奶頭,雖然不高,但屁股卻很性感,走路時一扭一扭的,看著看著雞巴竟硬了起來。而此時李總也狠狠地盯住我老婆。

今天我老婆穿著一襲低胸的吊帶裙,長髮披肩,露出她那雪白得雙腿。我知道現在的她又不安了,緊緊挨住我,我能感覺到她身體在發抖。而李總卻一直盯著她,好像一頭狼樣,要把她吃了,更讓她緊張了。

這時李總對她老婆說:「你帶張總上樓看看我們收藏吧。 」。

我知道這是李總在暗示我們去幹了,她老婆很聽話地帶著我到了樓上的房間。

一上房間,她老婆輕輕對我說:「我今天不方便,你能放過我嗎?」

我一聽想:「李總的王八蛋,明知她老婆不能幹,還約今天?」剛想到這,只聽到樓下我老婆的慘聲,我們從樓上向下一看,只見李總已經把我老婆摟在懷裡,一手在我老婆奶一亂摸,一手已經伸在我老婆小穴中間了。

沒想到我老婆順手打了他一耳光,這時的李總反而不惱,一用力把我老婆推倒在沙發上,邊脫衣服邊說:「媽的,老子想幹你很久了,沒想到你還有個性,不錯,我最喜歡有脾氣的女人。」話剛說完。就叫他已經是全身赤裸,一枝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著我老婆好像在示威,我老婆顯然不能馬上適應他,見他撲上去雙手打著他的背。

那哪能敵過李總,李總已經把我老婆的吊帶裙扯了下來,露出我老婆的奶罩與蕾絲內褲。

我老婆哀求的模樣更刺言了李總的性慾,他又一把拉下了我老婆的兩件唯一擋體的小玩意。

這下我老婆一對堅挺的奶子和黑黑的三角完全呈現在李總的面前。

此時我老婆還在做無效的抵抗,李總一下坐在我老婆的上身,用兩隻粗糙的大手分別握住我老婆的兩個奶子,用力揉搓著,然後把我老婆的兩粒奶夾住他的雞巴,他那巨大的暗紅色的龜頭已經抵在我老婆的嘴邊。只聽見李總對我老婆叫道:「騷貨,用你的嘴含住,讓我爽一下。」

我老婆哪能同意,只看見李總雙手一用力,頓時我老婆的奶子被他握得變了形,兩粒本粉紅的奶頭慢慢變成了暗紅色,而李總用兩個手指挑弄著她兩顆櫻桃,我老婆又痛又癢,終於張開了嘴,李總趁機把他那大龜頭捅進了我老婆的嘴中……

李總把雞巴捅進了我老婆的嘴裡,可是他的雞巴龜頭很大,再加上李總用力頂住雞巴,不讓我老婆吐出來,所以我老婆嘴已經張得最大,可是只能勉強納進李總的龜頭。

只看見李總屁股用力一頂,一根雞巴竟然頂進我老婆嘴裡一大半,我老婆難受地:「嗯……嗯……」地只能用咽喉發出聲音,雙手繼續拚命地在李總身上亂打。

此時的李總卻是性致勃勃,兩手狠命捏著我老婆的兩粒乳房,兩隻原本雪白尖挺的奶子現在已經變了形,奶子上佈滿了淤青的手印,兩個奶頭卻更加堅硬了,漲得暗紅,李總的雞巴在我老婆的兩奶之間時而磨擦,時而又狠狠捅進我老婆的小嘴裡,邊干邊對我老婆說道:「騷貨,怎麼不叫了,是不是很難受呀,老子的雞巴大不大,好不好吃,啊?」

我老婆此時只有應付的份,只能被動地含住李總粗大的陰莖,時而敲打李總兩下。

看到這裡,我心裡固然難受,更何況別人的老婆就在身邊,此時不用更待何時。想到此,我一把拉過也看得呆了的李總的老婆,說道:「臭屄,看到沒有,你不能怪我無情了,今天我不好好地奸你我就不是男人。」說完,把她面朝下按在二樓扶梯欄杆上,還沒待這女人回過神,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我扯掉,露出一對碩大的奶子,雖然有點下垂,但卻像兩上掛在胸前的大木瓜,乳暈褐色的,很大的一圈,奶頭像兩粒暗紅的葡萄,我一手捏搓她的奶子,一手繼續用力拉下了她的裙子與內褲,只見她的內褲間還有帶經血的衛生棉,她那白花花的屁股出現在我面前,肉很多,卻很結實,屁眼處還有從陰部延伸過來的黑黑的陰毛。

李總的老婆哀求我道:「我身上還不乾淨,求你放過我吧!」

邊說邊還扭著腰試圖想擺脫,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屁股上馬上紅紅的出現了一手掌印,說道:「騷屄,老實點,是不想挨揍,看看下面你老公怎樣干我老婆的。」她老婆馬上不敢動了。

我立即除掉我身上的衣服,我的雞巴此時已經紅得發紫,我對準她老婆的小穴,從她屁股後面狠狠地插了進去,雙手分別按住她的兩隻大奶,狠狠地揉搓著,只聽見她老婆慘叫了起來「啊……」我只覺得我雞巴一插到頭,可能她老婆來月經的原因,小穴不但很鬆而且很滑,而且奇熱無比,我雞巴插進去很舒服,就這樣我從她老婆背後狂插起來。

她老婆的一雙大奶經過我的死命揉搓,竟越發大了,而且隨著我雞巴大幅的抽插,她老婆竟不自覺地呻呤起來,而且叫聲越來越大:「啊……啊……」

下身竟不斷湧出一股股熱流,濺在我陰毛和腿間,我低頭一看,竟分不清是騷水還是經血,淡紅的連地板上都有了。

再看李總 頭見我已經把她老婆幹上了,卻不慌不忙,抽出在我老婆嘴裡的雞巴,站起身來,對我老婆說:「騷貨,把兩腿分開,我要看看你的騷屄的樣子。」

此時我老婆雖迫為李總做了長時間的口交,一看已經很累,而且她的奶子經李總玩弄後卻漲大了許多,奶頭更是直挺著,我知道她已經受不了開始發情了。

李總此時一說,她聽話地張開了兩腿,她的小穴在李總面前完全展現了出來,黑黑的穴毛卻不能掩蓋暗紅色的陰唇,由於還沒有完全興奮,當中的穴縫還是緊閉著的,再下面是小而緊的屁眼。

我以為李總要為她做口交,沒想到李總只是用手簡單摸了一下她的小穴,然後把我老婆的兩腿架在他肩上,讓我老婆的整個小穴,屁眼對著他的大雞巴。

他突然用她的龜頭對著我老婆的穴縫用力插了進去。我老婆的穴要知道本身就很緊,經他一用力,我老婆痛得大叫起來,李總這時說道:「怎麼樣,嘗到強姦的味道了吧,我就是要幹你這樣有性格的屄。」

此時只見李總的龜頭剛剛插進我老婆的小穴中,還有後面大段陰莖在外面。

我看著不知怎的,雞巴更硬了,抽插的速度也更加快更加用力,她老婆已經被我幹得迷亂起來,叫床聲音也時斷時續了。

只見李總並沒有再深入,而是慢慢用他大龜頭在我老婆的小穴中打轉,摩擦,一隻手在我老婆的屁眼周圍輕佻著,另一隻手分開我老婆的陰唇,找到她的陰蒂摩擦起來。

我老婆沒想到他會有此一著,沒多久竟呻呤起來,屁股也配合李總扭動起來,小穴中竟溢出亮亮的騷水來。

而此時的李總不緊不慢,繼續玩弄著我老婆,大約五分鐘,我老婆開始大聲叫起來:「李總,快,快,我受不了了。」

李總呵呵一笑,問我老婆:「你剛才不是還打我嗎,怎麼受不了了,說你自己是騷屄,求我干你。」邊說邊又快速地把雞巴插進去一段又馬上抽了出來,我老婆難受地大聲說道:「李總,求你幹我這騷屄吧,我受不了了。」

此時李總 頭對我大聲說道:「怎麼樣,你老婆求我干她了,我就不客氣了。」

話音剛落,他屁股一 ,雞巴已經插入大半,由於我老婆小穴已經被騷水浸透,幾個來回,李總的雞巴已經插到盡頭。

李總邊干邊叫道:「真是個好穴,緊穴。真舒服,還會咬人,媽的,老子非操死你不可。」

而此時李總的老婆已經被我幹得伏在了欄杆上,好像有了多次高潮了。

我趁她不在意,猛地撥出雞巴,對準她的屁股用力插了進去,看來李總經常玩她的屁眼,竟然不緊,很容易就插了進去,不過比她穴更舒服。而她老婆竟好像很享受,只是吭了幾聲,乾脆把兩腿分得更開,讓我狠插起來。再看她大腿內側,經血混合著騷水已經流得到處都是,真是淫蕩。

下面我老婆已經被李總插得也是多次高潮。雖然是一個姿勢,但李總卻在她近虛脫的時候,也插了她的屁眼,看來今天我們兩對真是扯平了。

這就是我們的第二次換妻。雖然有點像強姦,但結果卻是皆大歡喜。

晚上我與老婆作愛後,問道:「那位新竹的莫總想與我們換妻,你覺得如何?」

我老婆摸著我的雞巴,想了想說:「你決定吧。」

我一聽她同意了,又問她:「前兩次你開始都不適應,這次會不會好點。」

老婆捏了一下我的雞巴,說道:「討厭,不理你了,我畢竟是你老婆呀,總要有個過程嘛。再說你不是說很刺激嗎?」

其實我知道老婆已經喜歡上了換妻,不過只是心理上的本能抵抗罷了。


上一篇:隔壁传来娇妻的呻吟声
下一篇:我和上海少妇从聊天、见面、出轨全过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