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魔鬼老师03


=================================

本人呼籲網友們不要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

本人亦不承擔網友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之任何後果和/或法律責任

本圖像文件皆從網上搜集轉載/不承擔任何技術及版權問題

下載鏈接僅供寬帶測試研究用途/請下載後在24小時內刪除/請勿用於商業目的

=================================

《魔鬼老師》3

作者:小手

出版:河圖文化有限公司

本集簡介:

山神廟的廟祝造訪喻家,假意要為喻蔓婷消災祈福,對廟祝深信不疑的喻蔓

婷不但引狼入室,還被暗中投下春藥,就在她即將失身之際,門鈴聲忽然響起…

安媛媛和喻蔓婷多年前的誤會終於冰釋,還意外發現貝靜方的卑鄙行徑。擁

有共同仇人的兩人怒不可遏,頓起殺機,於是她們找上安逢先,以美色相誘,要

求他殺死貝靜方……

目錄:

第一章抓小鬼

第二章說溜了嘴

第三章報復

第四章他是魔鬼

第五章監控

第六章極品女人

第七章溫柔鄉

第八章離間

第一章 抓小鬼

見喻美人和喻蔓婷吃驚地看著自己,安逢先咂咂嘴:“菜的味道真好,大概

還要再添一碗飯。”

喻蔓婷掩嘴笑道:“安老師一定是餓壞了。”

這次,安逢先抓到反擊的機會,他伸出雙腳,在飯桌下輕輕摩挲喻蔓婷的玉

足:

“是啊!今天太累了,消耗大。”

喻蔓婷心如鹿撞,一朵紅雲飄上她的粉腮,見喻美人只顧著吃飯,喻蔓婷才

稍感安心,只是腳背被撩撥,癢到了心裡,此時,她面綻桃花,嬌艷欲滴,安逢

先自然看得心神激蕩,在他的心中,喻蔓婷是一個美人,也是一個妙人。

害羞的喻蔓婷趕緊站起,一路小跑進了廚房,她豈有不知安逢先體力消耗大

之理?就算體力可以迅速恢復,但安逢先噴出如此多的濃稠精陽,實令喻蔓婷大

為吃驚,她正巧思如何為冤家補補身子。

恰好這時安逢先的電話響起,他接電話時心情愉快,掛掉電話後卻滿臉陰霾,

腸胃急劇痙攣,突然什麼胃口都沒有了。

沒有看到安逢先臉色變化的喻蔓婷,從廚房裡端出了一只精致的白瓷碗,小

心地放在安逢先面前,柔聲說:“飯吃少點啦!多吃點菜,這裡還有白果糖水。”

安逢先神色黯然:“馬上就告辭了,等會兒要去機場送人。”

“送什麼人啊?”喻蔓婷臉色微變,心裡想:什麼人比我還重要?

“病人。”安逢先猛扒完最後兩口飯,又喝了兩口湯,然後打了一個飽嗝:

“謝謝喻姐姐的晚餐,我先告辭了,改天再來喝糖水。”

氣氛陡變,喻蔓婷微慍,冷冷地說道:“那我就不送了,安老師慢走。”

安逢先也沒解釋什麼,他匆忙揮手道別:“喻美人同學,老師走啦!”

喻美人 起漂亮的小手:“老師再見。”

安逢先離開的瞬間,喻蔓婷心情壞到極點,這十幾年來,她的情緒從來沒有

如此波動,也不知哪裡做錯了,心裡越想越難過,眼眶一紅,眼淚悄悄落了下來,

如果不是喻美人在旁邊,她一定傷心大哭。

喻美人卻淡淡地說:“媽,安老師只是去送人,又沒說不理你,你難過什麼?”

喻蔓婷抹了抹了臉上的淚水,大聲呵斥:“胡說,媽媽哪有難過?”

喻美人柔聲道:“你是我媽,難道女兒還不知媽媽的心事?唉!不出我所料,

媽媽果然喜歡上安老師了。”

喻蔓婷怒道:“呸,誰會喜歡這種小氣的男人,又不是不給他吃飯,我只是

怕他吃撐了,才勸兩句,沒想到他馬上就翻臉,一點風度都沒有,這種小家子氣

的男人我才不稀罕。”

喻美人掩嘴竊笑:“看來媽媽還是不安老師,你以為安老師是因為你勸了兩

句就生氣?唉!我的好媽媽,我看你變傻了。”

喻蔓婷一愣,問:“那他干嘛突然擺張臭臉給我?發誰的脾氣呢?”

喻美人長歎:“你沒聽安老師說嗎?他要去機場送一個病人,這個病人叫席

酈,是我們學校以前的校花,雖然比不上媽媽好看,但也是個美女,她可是安老

師的女朋友喔!”

“什麼?”喻蔓婷美目圓睜:“安老師有女朋友?你又說安老師目前還是單

身?”

喻美人咯咯嬌笑:“聽我說完嘛!席酈傷得很嚴重,能活過來的希望很渺茫,

這次去美國治療,也許就是永別了,所以安老師心裡很難受,媽媽心情不好的時

候,不也是找我發脾氣嗎?”

“我可沒發過你脾氣。”喻蔓婷臉上有了一絲笑意,不過馬上又皺起眉頭:

“為什麼說活過來的希望很渺茫?”

“當。”喻美人拿起一根筷子敲了一下湯碗:“這個問題問得好笨喔!道理

很簡單,如果席酈能輕易治好,就不用飛幾千公裡去美國啦!即使席酈能活過來,

難道媽媽就會因此放棄安老師嗎?這不像媽媽的性格喔!”

“這麼說來,今天你叫媽媽去綠草莓遊樂園是有預謀的?”喻蔓婷抿嘴輕笑,

眼中露出贊賞,心想:女兒絕頂聰明,將來不會受人欺負。

喻美人淡淡一笑:“不錯,我就是安排好讓媽媽與安老師見面的,沫沫與蕊

蕊來我們家住的那天晚上,我就計劃好了。”

喻蔓婷幽幽歎了歎:“可是媽媽比安老師大了九歲,何況,我覺得貝蕊蕊也

喜歡安老師,要留住他,媽媽沒多少信心,本想……”

喻蔓婷欲言而止,喻美人卻早已明白母親的心思,她又是一聲冷笑:“媽媽

那麼好看,看起來也只有二十五歲的樣子,安老師能娶到媽媽,那是他的福氣,

媽媽一定要有信心,至於蕊蕊,哼!輪也輪不到她。”

喻蔓婷美目連閃:“魚魚也喜歡安老師?”

喻美人淡淡歎道:“唉!我喜不喜歡不重要,重要的是媽媽想讓安老師娶我,

對嗎?”

喻蔓婷驚訝至極:“魚魚,你怎麼會這樣認為?簡直胡思亂想。”

喻美人晃了晃小腦袋,狡黠地笑了笑:“媽媽今天在安老師面前稱贊我,還

說我好養、不愛亂花錢這些話,很奇怪耶,說這些做什麼?”

喻蔓障暗暗吃驚女兒的耳尖,嘴上忙否認:“媽媽有說過這些話?”

喻美人美目連閃:“難道我耳朵有毛病?”

喻蔓婷大聲辯解:“就算媽媽說過這些話,也不能說媽媽打算把你嫁給安老

師呀!”

喻美人點點頭,接著又問:“那媽媽說我跟安老師的八字特別相配又是什麼

意思?難道要合過八字才能做安老師的學生?”

喻蔓婷展顏一笑,知道再辯解也沒用,干脆就承認了:“小鬼頭,還滿精明

的嘛!其實安老師人不錯,雖然大你十三歲,但人品好、身體好、收入又穩定。”

喻美人眼神怪異地看著喻蔓婷,一動也不動,喻蔓婷被看得心裡發毛,正要

責罵,喻美人卻搶先站起來大聲問:“既然媽媽打算把我嫁給安老師,那媽媽為

什麼要喜歡安老師?既然媽媽喜歡安老師,又為什麼想把我嫁給安老師?難道安

老師做了我的老公,又能做媽媽的男人嗎?”

喻蔓婷嚇得心驚肉跳,連聲呵斥:“住嘴!胡說什麼?好了!別說了,媽媽

洗碗去。”

她剛想起身走進廚房,喻美人陰柔的聲音又傳了來:“我和安老師上過床。”

“什麼?”喻蔓婷尖叫一聲,趕緊抱著喻美人的雙臂,緊張地問:“是真的

嗎?

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喻美人笑笑:“一半真一半假。”

喻蔓婷大怒:“這種話怎麼能亂說,想消遣媽媽是嗎?”

喻美人搖搖頭:“不是消遣媽媽,是真的和安老師上過床,但沒有做那件事,

安老師只是……只是抱抱我。”

喻蔓婷急壞了,忙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快說、快說!”

喻美人這才一五一十地把選拔學校形象代表的事情全說出來,喻蔓婷聽完,

已淚如泉湧,她緊緊地抱住喻美人失聲痛哭:“是媽媽害了魚魚,以後魚魚就別

為媽媽操(淫色淫色4567q.c0M)心啦!媽媽有辦法賺錢,前幾天媽媽買了一支股票,賺了大錢。”

喻美人卻沒有哭,她撇了撇小嘴兒:“股票能賺多少錢?而且還只有一支,

哼!等我紅了,我就是最賺錢的績優股喔!”

喻蔓婷抹去了眼淚,伸出兩根手指頭:“媽媽賺了很多,一千萬,不,兩千

萬。”

喻美人可憐地看著喻蔓嬉:“媽,你該吃藥了。”

喻蔓婷一愣:“吃什麼藥?”

喻美人很認真地說:“吃瘋子吃的藥呀!兩千萬?股神都賺不了那麼多,媽

媽還連股神也不是。”

喻蔓婷心急,也不知道如何解釋:“媽媽沒瘋,媽媽真的賺了兩千萬,你以

後別為媽媽和家裡操(淫色淫色4567q.c0M)心了。”

喻美人忍不住咯咯嬌笑:“嗯,媽媽沒瘋,是我瘋了,我該吃藥了,咯咯…

…”

看著喻美人走進浴室,喻蔓婷呆呆地自語:“兩千萬,魚魚就這個樣子,如

果我說有十幾億,魚魚也許真的會瘋掉,唉,都怪我,都怪那個混蛋安老師。”

安逢先眼皮在跳,他知道有很多女人想念他,但此時安逢先卻只想著一個女

人,那就是席酈。醫護車開進機場後,就直接從特殊通道進入登機室,安逢先不

是直系親屬,所以別說要送席酈,就連席酈的影子他都沒見到,只有見到將一同

前往美國的向景妮。

“這裡還有一張八十萬港幣的旅行現金支票,除了你的日

常開銷外,順便在

美國那邊再找一個人輪流照顧席酈,把你累壞了,你哥哥一定會找我拼命。”安

逢先在機場安全檢查處外與向景妮話別。

眼睛有些濕潤的向景妮拿著支票說:“這個時候你還替我著想,我哥又怎麼

會找你拼命?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力照顧好席酈,我也相信她一定能康復。另外,

走得匆忙,向學校辭職的事情就麻煩安哥了。”

安逢先忍不住抱了抱向景妮:“嗯,到了那邊馬上跟我聯系。”

機場響起飛往美國航班的登機廣播,向景妮難過地向安逢先揮揮手:“那我

走了。”

“保重。”心中雖然傷感,但安逢先依然沒有流一滴眼淚。

直到飛往美國的班機起飛,安逢先才駕車離開機場,相信今夜難以入眠,安

逢先買了兩瓶紅酒回家,雖然不是高級的紅酒,但喝習慣了,總覺得貝爾拉圖特

別好喝。

女人呢?習慣和同一個女人做愛後,和別的女人做愛會不會不習慣?

安逢先不會,是男人都不會,只要碰上一個漂亮點、風騷點的女人,男人就

可以很舒服。

可是,安逢先總是思念席酈的翹臀,想起在教室的最後一排課桌邊,從她身

後插入的快感。

月影漸孤,人影漸瘦,兩瓶紅酒,換來無限的思念。

唉!多情只會傷身,何必呢?安逢先醉了。

師周一陰天。

喜神正南,貴神正西,財神正東。

和往常一樣,等喻美人去上學了,喻蔓婷才翻開厚厚的黃歷,確定了好日

再開始配制她的絕密美容飲品。除了各種材料備齊外,喻蔓婷還要沐浴更衣,保

持身體干淨,半點都不得馬虎,特別是月事來的時候,喻蔓婷都會停止配制美容

飲品,否則飲品會泛酸、變質。這兩天的欲望特別強烈,喻蔓婷預感到月事快要

來臨,所以她要盡可能地多配制一點美容飲品預存。

“趙儀香夫人要三瓶、黃太太要五瓶、段寶珠要兩瓶……這個周副市長的太

太真過分,居然要十瓶,唉!我哪忙得過來。”

看著手中一疊厚厚的訂單,喻蔓婷就頭疼,如今她已不像以前那樣充滿熱情,

明知道完成這些美容飲品後就能大賺六百萬,喻蔓婷還是開心不起來,因為她發

覺有比賺錢更重要的事情!這個討厭的安老師,居然兩天都沒有消息,難道是和

他的女朋友一起去了美國?

盤起頭發,穿上最輕薄的內衣,又戴上口罩,喻蔓婷小心翼翼地擰開火爐,

把冬蟲草和靈芝放入乳泉山的泉水裡,再用砂鍋烹煮,光這道工序就要耗時三小

時,而這只是配制美容飲品的眾多工序之一,她還要做很多繁復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作,等做完

最後的冷卻、提純、裝瓶,最快也要等到傍晚,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

十幾年來,喻蔓婷一直重復這種機械化的工作,但她的手沒粗,也沒有變成

黃臉婆,她有神奇的美容飲品,她的玉手依然像少女一樣柔嫩,她的皮膚雪白細

膩又充滿彈性,她的美貌無與倫比,就連她的性欲也從來沒有冷淡過。所以,喻

蔓婷渴望身邊有個男人,一個像安老師這樣的男人。

討厭,怎麼又想起他了,喻蔓婷啐了一口。

“叮咚!”

門鈴響了,喻蔓婷頗感意外地看了看門,通常很少人會來她家,尤其是這個

時候。她摘下口罩,穿上一條淺藍色的細肩帶長裙,連內褲也沒穿,就急急忙忙

地看誰來了,從貓眼裡窺視,見一名老人嚴肅而緊張,喻蔓婷馬上認出,這是山

神廟裡的老頭。

“老神仙!你好,歡迎、歡迎!快請進、快請進。”喻蔓婷迅速把門打開,

將老頭迎進屋內,這簡直是意外的驚喜。

老頭眼中一亮,喻蔓婷身上的長裙十分貼身,身體的玲瓏曲線暴露無遺,雪

白肩膀上那兩條細細的肩帶輕輕勒在柔滑的肌膚裡,豐滿的胸脯上兩粒凸點隱約

可見,由於意外驚喜,喻蔓婷沒有顧及身上的穿著,讓老頭大飽眼福,他含笑道

:“喻女士果然在家,老朽不請自到,還請喻女士見諒。”

喻蔓婷恭敬地把老頭請到客廳的沙發前:“老神仙蒞臨寒捨,那是我的榮幸,

您快請坐,我給老神仙泡杯茶。”

老頭打量了一下四周,干咳道:“泡茶就免了,我今天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相告,唉!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昨天老夫夜觀天象,發現東方紫微星弱,

也就是說,喻女士雖然避過了血光之災,但運勢羸弱,九宮坎坷,恐怕還會有許

多小磨難,所以,今天老夫特地前來,為喻女士擺擺風水,度化喻女士家裡的小

鬼,讓喻女士一家順順利利、平平安安。”

“真是太感謝老神仙了,老神仙真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給你磕頭了。”喻蔓

婷欣喜萬分,見老頭這般仁厚,她心存感激,抓住長裙就要下跪。

老頭慌忙勸阻:“千萬別這樣,喻女士乃人中之鳳,本屬天庭玉珍宮的統籌

星君,掌管天庭的珍寶,可惜有一次無心打碎王母娘娘的玉簪,才被貶下人間勞

役三百年,但喻女士在天庭的地位比老夫高,所以老夫受不起你的跪拜,喻女士

這一跪下去,老夫要折天壽五十年吶!”

喻蔓婷似懂非懂,嘴上更加恭敬:“啊?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敢冒犯老神仙

了,煩請老神仙指點迷津,趕走小鬼就好,今天老神仙無論如何都要留下來,我

要好好感謝您。”

見喻蔓婷這樣殷勤,老頭內心欣喜異常,心想:今天不討個萬兒八千,我還

真不走了。他表面平靜地點點頭,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喻蔓婷鼓鼓的胸脯:“好

說、好說,事不宜遲,老夫就開始四處看看了。”

“老神仙請隨意。”喻蔓婷走到客廳的一只小櫃子前拿出兩疊厚厚的鈔票。

老頭眼尖,見到那兩疊厚厚的鈔票,心中不禁狂喜,暗思今天定有斬獲,現

在先看看房子裡還有什麼人。他四處遊走,到處翻翻,最後停留在喻蔓婷臥房裡

的一個大衣櫥前,掐指一算,老頭臉色頓時大變:“喻女士,能不能把你的衣櫥

打開?”

一直跟隨在老頭身後的喻蔓婷慌忙打開衣櫥,裡面琳琅滿目的衣物令人目不

暇接,春夏秋冬的衣服整齊有序地擺滿整個三公尺寬的大衣櫥,唯獨沒有發現任

何一件男人的衣物,老頭心裡明白通透:眼前這個性感尤物果真是單身,如果能

將她控制住,不但以後能吃香喝辣,還能一飽肉欲,想到這裡,老頭恍然走神,

好似已把喻蔓婷玩弄於股掌之間。

喻蔓婷緊張地問:“老神仙,這裡面有什麼不對嗎?”

老頭掐指再算,一指衣櫥裡的三排抽屜:“請把抽屜也拉出來看看。”

“嗯。”喻蔓婷紅著臉把幾個抽屜拉開,裡面赫然全是色彩斑斕、各式各樣

的女人貼身衣物,包括鏤空內衣、蕾絲內衣、羽紗內衣、綢綾內衣、情趣內衣,

還有丁字褲、胸貼等等,數不勝數,甚至連女人自慰用的假陽具都有,真是五花

八門,蔚為大觀,老頭不禁看得心頭狂跳,口干舌燥。

總算壓制住內心的躁動後,老頭用手一指那根假陽具說:“就是這個,此乃

猥褻之物,更是小鬼藏身之地,喻女士快快把這個東西拿給老夫。”

喻蔓婷趕緊把假陽具遞給老頭,眼睛都不敢正視老頭,老頭詭異一笑,接過

假陽具,他假裝仔細打量這根造型新穎、精巧實用的矽膠假陽具,嘴上念念有詞,

突然,老頭駢起雙指戳向矽膠假陽具,嘴上大喝:“還不滾出來嗎?”

喻蔓婷驚愕地看著老頭,正納悶之間,老頭點點頭說:“這個小鬼懼怕老夫,

不敢出來,看來要喻女士引它出來了。”

“我引?怎麼引?”喻蔓婷恐懼地看著老頭手中的矽膠假陽具,仿佛那真的

是一只鬼。

老頭嚴肅說:“你把這個東西插入下體,那小鬼經不起誘惑,必定會跑出來,

我再乘機把小鬼抓住。”

“啊?”喻蔓婷又羞又驚。

老頭察言觀色,見喻蔓婷並沒有拒絕,心中頓時暗喜,嘴上馬上勸慰:“夫

人千萬不可猶豫,萬一小鬼隱匿到別的地方,老夫捉起來就費勁了。”

喻蔓婷焦急問:“那……那要當著老神仙的面插進去嗎?”

老頭嚴肅地點點頭:“當然,不然老夫怎能抓到小鬼?喻女士千萬別迂腐守

舊,羞恥之心人皆有之,但也要看時候。”

“好吧!那就麻煩老神仙了。”喻蔓婷恭敬地接過了矽膠假陽具,走到床前,

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躺在床上。床很軟,但喻蔓婷的身體很僵硬,迷信掩蓋了

她的理智,卻沒有湮滅她的羞恥心,要在一個男人面前把假陽具插入肉穴裡,真

是無地自容,可是又不能不這樣做,既然信了山神廟那一次,這次當然要信下去,

喻蔓婷緩緩分開雙腿。

老頭下體開始膨脹,雖然年老,但那地方還是硬得起來。

長裙雖長,可是是綢緞質地,因此喻蔓婷稍微把玉腿 高,那長裙就順勢滑

到玉腿根部,她慢慢地掀起長裙,露出一片烏黑而懶散的芳草,喻蔓婷根本就沒

有穿內褲,潮濕粉紅的肉瓣上水跡清晰,這一切,全讓老頭看得清清楚楚。

這是老頭見過最美的陰穴了,豐滿的陰唇上皺褶並不多,鼓起的陰阜像饅頭。

老頭開始幻想自己的恥骨敲擊在這個美穴上,是何等的舒服,他的下體已膨

脹到極點,與喻蔓婷難為情的眼神接觸,老頭居然還能佯裝鎮定,這本事可不小。

喻蔓婷收了收小腹,左手摸上潮濕的蜜穴口,尖尖兩指分開芳草,右手拿著

矽膠假陽具對準蜜穴口,輕輕一推,頓時陷入半分,喻蔓婷全身一顫,瞟了老頭

一眼,然後拔出再推,又多進去半分,雖然沒有愛液滋潤,但穴道天然潮濕,來

回幾次抽插,整根假陽具已進去七分,這時,喻蔓婷的欲望被挑起,本來身體就

異常敏感的她,怎能忍受陰道裡有一根異物進進出出?她開始發出細微的呻吟。

老頭快看呆了,他哪見過如此血脈賁張的畫面?這簡直就是終極誘惑,老頭

沖動了:“喻女士快快抽動,引那小鬼現身,老夫要走近點看看,噢!喻女士真

的好性感,你沒有男人嗎?”

“嗯……”喻蔓婷開始抖動右手,以假陽具輕柔地抽送,雖然難為情,但越

插越深,而蜜穴裡剛好分泌出黏滑的液體,豐沛至極,十幾下後,已能插進一大

半的假陽具。

老頭歎為觀止,沖動得想撲上去用真陰莖替換假陽具,狠狠地抽插喻蔓婷的

蜜穴,但老頭沒有輕舉妄動,畢竟自己年紀老邁,萬一喻蔓婷拼死抵抗,老頭很

難奸淫到喻蔓婷,搞不好還會吃上官司,所以他期望喻蔓婷能自動獻身。可是,

有什麼辦法能讓喻蔓婷自願獻身呢?老頭想出了一條奸計。

“喻女士,你把這包藥粉塗抹在陰部,要均勻地塗。”老頭從口袋摸出一只

兩指寬、半指長的小塑膠袋,裡面是一層薄薄的如鹽巴似的粉末。

喻蔓婷的玉手停止抖動:“這是什麼?”

老頭奸笑:“是令小鬼現形的藥粉,你快快塗,不必把猥褻物拔出來。”

“嗯。”喻蔓婷接過小塑膠袋,用亮麗的指甲挑開塑膠袋,狐疑地放近鼻子

聞一聞,沒有任何異味,她便放心地把藥粉倒在手指上,然後輕輕在蜜穴口上塗

勻,那粉末遇水速溶,與愛液混合在一起,難以分辨出哪些是愛液,哪些是藥液。

老頭亢奮鼓動:“繼續抽插,不要停。”,這些藥粉是極其厲害的春藥,他

相信,只要三分鍾,藥粉就會催動喻蔓婷的情欲,引起高亢的性欲,任憑淑女、

貞婦都會變成浪蕩淫娃。

“噢……好像有點脹、有點癢,老神仙,是不是小鬼出來了?”只不過兩分

鍾,喻蔓婷就已感覺一股熱力伴隨著欲望滾滾而來,她心中駭然,不知道是不是

小鬼出來了,也許害怕看到老神仙與小鬼搏斗的場面,她緊張地閉上眼睛,可是,

那股熱力越來越強烈,喻蔓婷感到急劇擴張的欲望有點難以控制,每次抽動假陽

具,陰道裡就傳來陣陣澎湃的快感。

老頭獰笑:“是的,快要出來了。”

因為太過於舒服,令喻蔓婷開始大聲的呻吟:“啊……啊……好難受、好奇

怪!”

老頭問:“是不是想要男人了?”

喻蔓婷拿著假陽具的玉手越抖越急,臀部越 越高,她已神魂迷離:“是…

是的……啊!我好難受……“呻吟中,另外一只玉手悄悄攀上胸前肉峰,也

不管有多羞恥,就在老頭的注視下揉弄起來,可憐的乳頭被喻蔓婷用食指和拇指

夾緊,一陣揉捏,竟然是無比的暢快。

老頭突然脫掉褲子,露出一根硬挺的大肉莖:“喻女士,小鬼狡猾,抵死不

出來,看來老夫要親自出手了,希望喻女士別介意,老夫只需要插入三分鍾就能

把小鬼趕出來。”

喻蔓婷潔身自愛,除了喻美人的親生父親外,只與安逢先發生過性關系,不

過那也是心甘情願地接受安逢先,對這個老頭,喻蔓婷只有崇敬,她並不願意老

頭的肉莖插入蜜穴,看見老頭脫掉褲子爬上床,喻蔓婷無比緊張,她一邊自慰,

一邊哀求:“啊……老神仙,別這樣!還有其他辦法嗎?”

老頭搖搖頭:“沒別的方法了。喻女士,你如果不願意,老夫也不勉強,不

過老夫可以告訴你,我不但能抓鬼,也能令喻女士感到舒服,如何?想不想讓老

夫插你的肉穴?”

喻蔓婷的媚眼盯著老頭的肉莖嬌喘:“啊……老神仙,那你就快點抓小鬼,

千萬別插太久喔!”

老頭一邊獰笑,一邊在喻蔓婷面前搓弄他的肉莖:“放心啦!抓完小鬼後,

如果喻女士還希望老夫繼續插肉穴,老夫慈悲為懷,一定會滿足你的,只怕到時

候喻女士希望老夫插久一點、干久一點。”

喻蔓婷已經無法忍受欲望的煎熬,她低聲乞求:“那老神仙就快點……快點

插進來,我快受不了了,你愛插多久就插多久,啊……”

“叮咚!叮咚!”

這時,門鈴突然響起,老頭一愣,臉色大變,兩只驚恐的眼睛看著喻蔓婷不

知所措,畢竟作賊心虛,老頭馬上跳下床,慌慌張張地穿上衣服。喻蔓婷此時處

在半夢半醒之間,門鈴一響,她本能地從床上爬起,強忍著高亢的性沖動前去查

看是誰來,如果只是一般人,她一定打發走,再讓老頭施法抓小鬼。

“咦?怎麼是她?”喻蔓婷大吃一驚,腦子也清醒許多,站在門外的竟然是

安媛媛。

喻蔓婷的眼眶有些濕潤,她沒有一絲猶豫,馬上打開房門,喻蔓婷等這一天

等了好長時間。

三年前那次家長會上重遇安媛媛後,喻蔓婷就一直想找她,可是三年過去了,

喻蔓婷始終沒再見到安媛媛,或許心中的芥蒂依然強烈,大家都不願意走出和解

的第一步。不過,安媛媛還是來了,曾幾何時,她們情同姐妹,親暱無間。


上一篇:我的自述&#8211转自伊莉
下一篇:闹伴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