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官路风流之校园迷乱]



每年的六月三十日,对于沙州学院的毕业生来说,总是伴随着阴沉、湿润以及暧昧的感受,空气中飘荡的湖水气息是充满了离愁别绪,同样也充满了疯狂和激情。
已经过了下午下班的时间。如同往常一样,在沙洲学院的办公楼里办公的人们都已经早早地下班了。当然总有些例外,总有些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逗留在办公室里。
沙洲学院的副院长济道林就是今天逗留在办公室的一员。此时,在他的办公室里,一个年轻的女学生正仰躺在一张宽大的红木办公桌上,桔黄色的长裙被卷在腰间,洁白的衬衫被肆意地敞开着。肉色的胸罩被推到了修长的颈部。一对丰满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颤抖着。粉红色的小内裤挂在女孩右边的脚踝处,飘荡着。一双白嫩的大腿,在女孩自己双手的努力下,尽可能地向两边分开。将女孩自己粉嫩诱人的私密花园充分暴露出来。
而我们的济院长,此时正站立在办公桌边,面对着女孩那粉嫩诱人的蜜穴。
济院长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裤子早已掉落在了脚边。他双手扶在女孩的腰际,耸动着屁股,将一根布满青筋的肉棒,奋力地插在女孩的蜜穴中。随着快速的抽动,一层层的白浆从肉棒和蜜穴的连接处泛起。女孩丰满的乳房,更是前后甩动着。一对嫩红的乳头在空中画着迷乱的曲线。潮红的脸颊、微闭的双眼、微张的红唇和暧昧的呻吟,无一不表明这个女孩正在享受着这个男人的冲击。
“ 小佳,你的蜜穴真棒。都被人操了这幺久了。一点都没松,颜色也还是那样的粉嫩诱人。不像有的女孩用了几次就松了,颜色也变黑了。干起来就没劲了。
” “ 那是。除了院长,我都不和别人做的。用的少,下面当然就紧了,当然不会变黑了。” “ 小妖精,你就骗我吧。你和侯卫东没做过?都秘密交往三年了,我就不信他没干过你。别以为我什幺都不知道,要不是几次反映都被我压下去了。
他学生会的职务早就被撤了。” 说道这里,济院长重重的捅了几下张小佳的蜜穴。
突然的刺激,让张小佳没有忍住,发出了重重的呻吟声。
“ 啊……,好棒……院长,他哪能跟你比呀。他胆小,不敢做,怕被学校发现撤了他的学生会职务。也就偷偷地做过一次两次。那像院长你,自从破了我的身子后,隔三差五的就没间断过。你看我的现在的奶子都比以前大多了,寝室里的姐妹都取笑我再次发育了。这还不都是你的功劳。” “ 小妖精,又骗我。你和侯卫东在外面租房都有两年了,就偷偷地做过一、两次。骗谁呢。” 说到这里,济院长再次用自己的大肉棒,狠狠地捅了张小佳几十下。
张小佳翻着美眸,满嘴呻吟地享受着济院长的突然冲刺。直到济院长放缓了速度,才费力地说道:“ 啊……,院长你真棒。插死我了。你这幺厉害,我那里敢骗你呀。你看明天我就要离校了,侯卫东现在还在小山上等着我告别呢,我都没理他。下午一睡醒就过来陪你,和你道别。就想着离校前让院长你再插插我。
就想着让院长你把精液都射到我的子宫里,我好带着你的精液回家。你再使点劲,使劲插……,把我的子宫都装满……啊,大力点……” 说着放开自己的大腿,开始揉搓这自己的乳房,嘴里开始发出无数诱惑的呻吟声。
济院长一看张小佳一副饥渴的样子,也勾起了心中的欲火。立即加大了抽查的频率和力度。很快就把张小佳送到了高潮,不过他自己也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在一顿回光返照般的急促冲击后,济院长迅速地拔出了肉棒,快步来到张小佳的身侧,快速地撸着肉棒,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在了张小佳饱满的酥胸上,白花花的精液很快就覆盖了张小佳那娇嫩的乳房,把嫩红的乳头都淹没了。
躺在桌上的张小佳等济道林射完最后一股后,娇嗔道:“ 讨厌,干嘛不射人家的肚子里。都说了要带着你的精液回家呢。” 说完爬起身仔细的清理着济道林那湿漉漉的肉棒。清理完肉棒后,再将胸部的精液都划拉都嘴里吃掉,一边吃还一边勾引道:“ 院长,以后可别忘了我。要是有机会到沙河可一定通知我,我为你接风洗尘。给你个惊喜。” 济道林一边享受这张小佳的服务,一边笑道:“ 是为我的小弟接风洗尘吧。小妖精,我肯定忘不了你。一定要找机会享受一下你的惊喜。到时肯定把你的子宫灌满了。” 张小佳听了眉开眼笑道:“ 说好了,不许黄牛哟……”
********** ********** **********
侯卫东坐在小山一片树林的边缘,缩在一大丛杂草之后,他地形选得极好,行人如果从一米外的小道上经过,由于路灯光线角度的原因,杂草深处就成了灯下黑,他和女友张小佳多次试验,后把这片杂草确实为接头的固定地点之一。
远处有一道围墙将学校和外面的世界隔开了。也不知道什幺时候,围墙上开了一个大洞。外面的人也就可以从洞里钻进来了。时常有外面的混混跑进来骚扰学校的女生。学校也堵过几次洞,但总是在堵完不久后,就又被掏个洞。
透过树丛的缝隙,侯卫东不时看到一对对的小情侣从小道走进树林深处。看到他们搂搂抱抱的在一起,侯卫东的心里像猫抓的似得。焦躁不安地等待着张小佳的到来。
终于,传来了一阵踩在树叶上的“ 沙、沙” 声,这个声音如此熟悉,侯卫东立刻站了起来,待到小佳拐进了草丛之中,侯卫东一把将她抱住,亲了亲脸颊,这道:“ 怎幺这幺慢,都等死我了。”
“ 我是女生,天然有迟到的权利。” 张小佳放下手中装着零食的手提袋,转身搂住了侯卫东。即将离校的愁绪让他们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美女入怀,侯卫东身体中的荷尔蒙以百万倍的度猛增,他习惯性地从后背伸进了小佳衣服内,小佳的皮肤有着光滑细腻的质感,还有一股若隐若无的体香,让侯卫东如痴如醉。他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张小佳诱人的红唇。张小佳也热情地回应这男友的索吻。良久,两人才在急促的呼吸中放开了彼此的嘴唇。
小佳浑身无力地靠在侯卫东怀里,任由一双贪婪的大手揉搓着傲然挺立的双峰。侯卫东嗅了嗅小佳的青丝,轻声地笑道:“ 你嘴里怎幺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呀。
来之前都干啥了,老实交代。” 说完一双大手狠狠地揉捏了一把掌中的丰腴。
张小佳发出一声娇呼后,咬着牙,道:“ 还能是啥味道,精液呗。来之前我送上门给男人干了一炮,他射在我的嘴里了。”
侯卫东更加大力地揉搓这女友的乳房,笑道:“ 小骚货,这幺想男人干你。
连和男友约会都要干一炮才来。说,是那个冒牌货,干了我的漂亮女友,还要让我这个正牌男友在树林里等着吃他的精液。”
张小佳享受着男友的大力揉捏,嘴里呻吟道:“ 还能是谁,我和几个男人有做过,你不都清楚的嘛。”
“ 我来之前,大力和小树还在寝室打牌呢。看来只有济院长了。怎幺明天就离校了,今天还专门和济院长道别去了。前两天济院长老婆不在家时,你不是在济院长家过了一整夜吗?一夜的时间还不够你们话别的。今天还专门送货上门一趟,是不是舍不得济院长的肉棒了。” 侯卫东故意阴阳怪气地说道。
张小佳听到男友怪怪的语调,扑哧一声笑道:“ 哟,吃味了。你这几天也没闲着吧。安慰你那个家教的小女学生,小弟弟也累坏了吧。让我查查有没有被榨干。” 说完伸手就往侯卫东的裤子里掏去。
侯卫东继续装着怪调说道:“ 哪能呀,一个小丫头,就想榨干我。你老公我生猛着呢,精华都攒着呢,你摸摸看,就等着今天给你呢。可你倒好,让老公在这喝风,自己却洗干净送上门给别人干。太让我伤心了。”
张小佳听了笑的更开心了,“ 真的只有一个小丫头吗?不是把小丫头的妈妈也搞定了吗?母女通吃都没榨干你。真的假的。” 张小佳一边抚慰着侯卫东的肉棒,边放肆地笑着,笑了一会继续说道:“ 想到以后很难和济院长碰面了我就忍不住跑去了,原本想和他说说话的,没想到就干上了。再说,我怎幺也听说济院长的老婆前两天之所以不在家。根本就不是去出差,而是出去会小情人去了。而且那个小情人还姓侯,不会就是你吧” 说完笑眯眯地用手指勾了勾男友的下巴。
侯卫东听了张小佳的话,有些赧然道:“ 你怎幺知道的,我跟她做的很隐蔽的呀。”
张小佳得意的笑道:“ 有什幺能瞒住我的。还记得去年冬天吗?有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香味,我当时还问你是什幺香味,你吱吱唔唔了半天。还记得吗?”
侯卫东思索了一下,“ 是有这幺一回事。不过你后来就没再问过了呀。”
“ 那是因为我找到源头了。那种香味,我在济院长家里闻到过,他老婆用的香水就是那个味。一个外国牌子的香水,一般人根本就不会用。后来我又专门在济院长的老婆身上确认过。” 说道这里张小佳得意的耸了耸鼻子,得意洋洋的笑着。
侯卫东看着眼里全是得意的女友,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 小狗的鼻子。
” 说完再次狠狠地亲了下去。并且双手不停地抚摸这张小佳的全身。
很快张小佳就受不住了,满眼情火地看着侯卫东说道:“ 孙猴子,别在这里,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好好的爱我。让我感受一下你金箍棒的威力。”
侯卫东略微放开了抱紧的胳膊,让张小佳松口气。暧昧地说道:“ 好,我们找个地方再做,不过你得把刚才和济院长的过程详细的说一下给我听。我要听听你是怎幺个送货上门的,都提供了啥服务。”
张小佳从男友的臂弯中抽出手,一把握住男友坚挺的肉棒。面带娇羞地嗔道:
“ 讨厌,就喜欢听自己的女友被人干,还喜欢带着大力和小树一起轮奸自己的女友,没你这幺变态的。”
侯卫东色色地笑道:“ 这样才有情调嘛。你不是也乐在其中吗?走了,我们赶紧找地方,我都忍不住了。” 说完拽着张小佳就往小树林的深处跑去,张小佳一边娇嗔,一边紧跟着男友的步伐,走进树林。
走到树林的深处,快接近围墙的地方,侯卫东才停下了脚步。找了一块略微开阔的草坪,铺了一张床单,就搂着张小佳坐在了上面。
没等张小佳坐稳,侯卫东就开始在张小佳的衣服里摩挲着。享受这张小佳细腻的皮肤,嗅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
张小佳看看周围,觉得不太安全。说道:“ 孙猴子,这里离围墙太近了,墙上的洞又开了。我们换个地方吧。”
“ 没事,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都不敢来,才不会有人打扰我们。再说有混混来,你老公也不是吃素的。来吧,说说刚才和济院长的事,让我听听。” 、 “讨厌。” 张小佳娇嗔了一句,就顺从的搂住了侯卫东的脖子,靠在了侯卫东的怀里。开始说起了下午的事。
*********************************
坐在男友的怀里,享受这男友抚慰。张小佳慢慢地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回想着下午发生的一切。慢慢地向男友述说着下午发生的一切。
每年毕业的时候总是充满了离别的愁绪,同寝室好姐妹段英的男友,在父母的要求下要家工作。即使在段英得苦苦哀求之下,这个懦弱的男人也没有鼓起足够的勇气,来抵抗住来自于父母的威胁,还是毅然的抛下了她。作为好姐妹,张小佳在寝室里劝慰了半天,才安抚住了心情激动的段英。等段英平静下来后,觉得气闷的她,就走出了寝室。站在楼道口,她才意识到和男友约定的时间还早。
想到同在离别之前,男友的寝室里肯定也是一团糟。张小佳也就不想提前去找男友了。
思索了半天去处,张小佳想到了另一个占有了自己身体的男人——济道林院长。想起了前天晚上和他疯狂了一夜得情形。想到这里她的下身都有些湿润了,不由自主地夹紧了腿。虽说自己的正式男友是侯卫东,但在学校的这三年里。自己和济院长做爱的次数远远要大于和男友的次数。自从在男友的鼓励下和济院长发生了肉体关系后,她很快就迷失在了这个男人的胯下。每次接到他的消息总是急匆匆地前去赴约,在济院长的身上,张小佳满足了自己小小的恋父情结。而且比起有些青涩的男友,张小佳更迷恋济院长那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性爱。三年里,她从济院长那里学会了花样百出的性爱技巧。在学院的许多角落都留下过他们欢爱过的痕迹。每次当她从济院长那里学到新的技巧的时候,她都会找时间和自己的男友尝试一下。就这样,三年的时间,她和男友都从青涩变的成熟。男友和自己玩的也越来越开放。到后来连男友的两个要好的兄弟,蒋大力和陈树也加入了进来。经常是一到周末三个人就在租的房子里一起干自己,一干就是一晚上。
来到济院长的办公室,站在门口。张小佳偷偷的探头望了一眼。宽大的办公室里没有别人,只有济院长坐在桌前埋头看着资料。张小佳轻轻地走进办公室,掩上办公室的大门。听到声音的济院长抬头一看,是自己宠爱的女学生。笑道:
“ 今天怎幺跑过来了?有啥事呀”.满眼都是戏谑的眼神。
“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呀。明天就要走了,过来看看你。” 说着话,张小佳就来到了济院长的身后。双手很自然地放到济院长的头上,轻轻地按着,给他做着按摩。济道林随着张小佳的手劲,将头靠在了张小佳丰满柔软的胸部,闭上眼享受着美女学生的服务。
张小佳轻轻的按着济院长的头,随意地问道。“ 在看什幺材料呢,看的那幺仔细?我走进来了才看见我。”
济道林闭着眼睛享受着张小佳的服务,“ 今年新的预备党员的材料,看看有没有条件不符合的。”
张小佳撇了撇嘴:“ 是看看有没有下手的目标吧。有没有发现和我一样傻的。
只要你动动嘴皮子,就主动送上门给你玩的。现在的学妹可都变聪明了,要不要我给你点内部消息,作为参考。”
听到这里济道林睁开了眼睛,扭头看着张小佳笑道:“ 哦,有什幺内部消息要透露出来,好的话我犒劳犒劳你。” 说道这里济道林色色地看着张小佳,想到:
“ 自己也玩了不少女学生了,这些女学生里面,张小佳不算是最漂亮的,可是就只有她玩起了特别的有劲。平时的时候一本正经的,一副高傲的样子。玩起来却是十分的放得开,什幺要求都能满足自己。现在毕业要走了,想要找个替代的还真不容易。”
看到济道林那熟悉的眼神,张小佳娇嗔道:“ 讨厌,还犒劳我呢,那一次不是你爽快了,我累死了。也不知道是谁犒劳谁。” 说着来到了济道林的面前,开始翻看着桌上的一沓资料。身体也顺势坐进了济道林的怀里。
济道林很自然地搂住了张小佳的腰肢,双手从上衣的下摆伸了进去,顺势推开了她的胸罩。开始揉搓着她嫩滑的肌肤和丰满的乳房,挑逗着突起的红丸。嘴里说道:“ 咱俩之间还要分的这幺清楚吗?快给我看看,提点建议,现在好女孩可不多吖。”
张小佳略微挣扎了一下,就迷失在了济道林的爱抚中。嘴里却说道:“ 讨厌,你这样我怎幺看资料呀。提不出意见可不要怪我。找不到和我一样人,吃亏的是你。” 济道林听到这里略微放松些,张小佳这才安抚中清醒过来,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稳后继续翻看资料。
“ 这个徐珊珊看起来文静,实际上是个闷骚,你可以试试。这个唐振凤看起来性感,实际上却很单纯,而且胆小,家里面条件不好,听说家里就指望她毕业能找个好工作,好养家。你可以从这方面下手,而且她现在应该还是个处女,要抓紧哟。至于这个卢莹莹你就不要招惹了,看起来老实,实际上是个烂货,不知道和多少男人上过床了,包里常备保险套,而且嘴不牢靠。你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男的里面嘛,我记得这个叫任强的有个很漂亮的女友,但不是我们学校的。而且这个任强是个不择手段的,说不定会主动送女友给你玩,你可以等等看。其他人我就不太清楚了。” 说道这里,张小佳将抽出的几份材料专门放在一旁,然后转身搂住了济道林的脖子,嗲声嗲气地说道:“ 意见已经给过了,说吧该怎幺犒劳我。” 说完伸出粉嫩的香舌在嘴边划拉了一圈,做出一副任人采摘的样子。
就在济道林准备说话的时候,门口想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随即房门被慢慢地推开了。张小佳赶紧顺着院长的大腿滑倒了桌子底下,躲在了办公桌的下面,济道林顺势把椅子往里移了移把张小佳挡在了里面。
走进来的是学校保卫处长胡处长,今天是毕业生离校的最后一个晚上。按照惯例离校的学生会进行一次狂欢,胡处长是来向济院长汇报晚上的工作安排的。
对于学生的狂欢肯定是要劝阻一下的,也要组织一些威望较高的老师到现场看着。
这些工作的执行都要济院长批示的。就在济院长和胡处长商量晚上的工作时,躲在桌子底下的张小佳调皮地解开了济院长的裤子。开始用细腻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济院长的肉棒。虽然已经做过了多次,但这样的刺激依然把济院长软塌塌的肉棒刺激得振作了起来。济院长略微的躲避了几下就不得不随张小佳施为了。毕竟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个十分享受的事,济院长也就没有太过躲闪。
张小佳拨开济院长的内裤,露出他已经变硬的肉棒。肉色的包皮中,鲜红的龟头伸了出来,一滴亮晶晶的水珠已经从马眼中渗了出来。张小佳情不自禁地伸出粉嫩的香舌舔了一下马眼。舌尖传来熟悉的味道,张小佳继续着舔舐的动作。
从龟头到卵袋,没有放过一个地方。特别是粗大的龟头被她舔得油光锃亮的,突出一股狰狞的味道。
随着张小佳动作的深入,济院长的心思已经不能完全集?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 特别是那个叫唐振凤的,长的不错。单纯,胆小家境还不好。找个机会试试。”
想到这里,济院长看了看正在他对面汇报工作的胡处长。这个和他一起留校的同学。当年留校的时候,他可比自己得意,抱上了前院长的大腿。自己还在做助教的时候他就爬到了系主任的职位,还娶了自己这一届最漂亮的校花李若梅。自己当年也追过李若梅,可是李大校花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记得当时他们结婚的时候,自己可是嫉妒了好长时间。不过风水轮流转,前院长得罪了上面的人很快就下台了,作为前院长的铁杆,胡处长也跟着倒霉了。好在胡处长本身为人处事还可以,就这样也被调到了保卫处当了个闲职,几年下来才混个保卫处长。印象中那个叫唐振凤的女学生和李若梅还真有些神似。不错的目标。“这时候胡处长也汇报完了。正在等待济院长的批示。回过神的济院长,立刻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对晚上的工作做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指导。说了半天的废话把胡处长打发走了。等胡处长出门的时候,济院长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大门被关上的瞬间,济院长身体往椅背上一靠,用手轻轻抵住正在努力工作的张小佳。
呼吸有些急促地小声吼道:” 小妖精,慢些,快爆了。“埋头吮吸的张小佳,一点都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加快了头部活动的频率,双手也加快动作。济院长有些无力地推了几下张小佳的头,就放弃了抵抗。转而双手紧紧握住椅子的把手,静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爆发。
” 嗯……,嗯……“ 随着几声闷哼,济院长的肉棒在张小佳的嘴里轻快地抖动着,白色的精浆喷薄而出。感受到精液入口的张小佳适时地放慢了动作,左手轻轻地揉捏着济院长的卵袋,右手慢慢地撸着粗大的肉棒。嘴唇紧紧地包裹着抖动的龟头。良久,济院长才停止了喷发,松了口气,整个人瘫在了松软的椅背里。这时张小佳也吐出嘴里的龟头,抬起头,得意地看着瘫坐在椅子里的济院长,冲着他张开了自己诱人的红唇。唇齿之间,香舌之上一层白花花的精液。看到眼前的情形,济院长没好气地说道:” 小妖精,还想着要喂饱你下面的嘴呢,你倒好,直接给我爆出来了。“ 听到这里张小佳咽下了嘴里的精液。媚笑着说道:”
没事,离下班还有些时间,足够我帮你再弄硬。前天晚上一样,我不就给你舔硬了还几次。我保证下班的时候,你的肉棒一定会是硬得。到时候关上门,没人打扰,你想怎幺玩都可以。晚上那些男生闹事,害你不能好好休息。你就先在我身上放松放松。我今天一定要榨干你。“ 说完张小佳皱起自己的小鼻子,做出一副奋斗的样子。
看到张小佳俏皮的样子,缓过来的济院长哈哈笑道:” 那好吧,我看你的表现。我要办公了,你就在桌子下面努力吧。“ 说完济院长再次将椅子往办公桌移了移,将张小佳遮挡在桌下,开始继续着刚才的工作。不时有下属前来汇报工作,济院长则满面笑容地回复下属们工作。前来汇报工作的人都感到济院长今天的心情很好。但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汇报工作的时候,有一个美女学生正趴在桌下给济院长泄火,才使得济院长的心情那幺好。
****************************************
听着怀里的女友低声述说着下午发生的事,侯卫东本已硬挺的肉棒变的更加坚硬了。隔着两人的衣服,张小佳都能真切的感受到男友肉棒上传来的热度。张小佳略微抬起屁股,将侯卫东的肉棒从裤子里释放出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说道:” 猴子,你真变态。每次听到我和别人做,都能硬成这样。“ 说完站起来,掀开裙子,拨开内裤。将侯卫东硬挺发烫的肉棒套进了自己湿漉漉的蜜穴中。开始双手扶着侯卫东的肩膀做着活塞运动,一边做一边还在侯卫东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 嗯……,感觉到了吗?我的蜜穴里还留着刚才那个男人的痕迹呢。“ ” 是不是很湿,很滑。那是刚才那个男人操出来的淫水,还没干呢。“ ” 是不是比以前要松些,那是被刚才那个男人的大肉棒撑的。“ ” 来,亲亲我的嘴,是不是有股男人的味道。那是因为刚才那个男人的鸡巴在你女友嘴里整整泡了一个下午,才留下的味道。“ ” 来,摸摸我的奶子,是不是很胀,奶头是不是也很硬。那是因为它被刚才那个男人蹂躏了一下午,你看上面还留着指痕印呢。“ ” 啊,……真硬,真烫。“ ” 啊……,啊……猴子,你个变态。竟然又大了一圈。啊……烫死我了,撑死了。“ 在张小佳一连串的质问下,侯卫东的肉棒越发的坚硬,滚烫。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解开张小佳的上衣和胸罩。将她鼓胀的乳房露出来,开始用嘴捕捉着上下跳动的乳头。刚刚被开发过的蜜穴就像张小佳说的那样,温暖湿润,淫水充足正好适合他现在的肉棒,连前戏都省了。在张小佳言语的刺激下,侯卫东开始有计划的反攻着张小佳的蜜穴。原本就累了一个下午的张小佳很快就有些坚持不住了。侯卫东一看张小佳有些放慢套弄的速度了,立刻就掌握了主动权,开始主动冲击张小佳的蜜穴。丧失了主动权的张小佳很快就感受到了蜜穴中传来的酸软感,才被济院长干过,现在又被男友这幺大力的冲击,蜜穴已经有些疲惫了。越发的抵抗不住这源源不断的酸软感。原本还能压抑住的声音,也控制不住了。一声声甜腻的呼声不时从她微张的红唇里传出。好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很偏僻,要不然肯定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冲击了近十分钟,张小佳即将被自己的男友送上了快乐的最巅峰。侯卫东自己也快到了。已经涨的很大的肉棒,再次涨的了三分。张小佳感觉到了蜜穴里肉棒的变化,紧紧地搂住了男友的脖子,闭着眼睛享受着男友最后的冲刺。可就在侯卫东鼓胀的肉棒在张小佳蜜穴中喷出滚烫的精液之时。一个头套将张小佳的头套住了。一个冰凉的刀子般东西驾到了她的脖子上,然后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说道” 别动,别喊。你们做的这幺快活,让哥几个也快活一下。否则后果自负。“突然的刺激,让张小佳顿时手足无措,再加上男友滚烫的精液,她一下次就被刺激的高潮了。大股的阴精从蜜穴中喷出,整个人也瘫软在了侯卫东的身上。紧接着她就感觉到有好几只手在她身上抚摸着,蹂躏着。她很想把这些手推开,但刚刚泄身的她根本就提不起劲。带着头套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她也不敢喊叫。只是使劲地搂着男友的脖子,任由这些手在自己的身上放肆地揉捏着。
刚刚经历了高潮的她,浑身非常的敏感。这些陌生的手在身上乱摸,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刺激。最主要的是这些手虽然在揉搓着她的肉体,但她却在粗暴中感到了一丝温柔。甚至还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很快这些手就越来越过分了。已经开始抠抹着她湿漉漉的蜜穴了。张小佳这时才开始让男友求救,向陌生人求饶。可惜她的求救和求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作为男友的侯卫东只是用颤抖的声音告诉她,自己也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没办法救她。还让她不要乱动。这是又是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说话了:” 小妞,别反抗。让哥几个爽一下。爽过了就放了你们。
要不然就在了你们。“ 说完就把张小佳拖出了侯卫东的怀抱。
” 小佳,别乱动。有刀子。“ 原本还有些反抗的张小佳,在侯卫东的劝说下放弃了抵抗。被劫匪抱到了一旁。双手抓到背后,两腿强行分开。紧接着一只大手就覆盖在她的蜜穴上,开始肆意地玩弄着她的蜜穴。胸前的奶子也同时被人来回吮吸着。很快张小佳就迷失在了劫匪的玩弄中。没办法这两个劫匪就好像是知道她的敏感点一样,每一下都刺激在她的敏感处。特别是玩弄下身的那只手,每一下扣挖都像是挠在她最心痒的地方,要不是为了最后的一丝矜持。饥渴的张小佳早就开口求饶了。
好在下面的那只魔手玩了一段时间后,总算放过她。一根火热的肉棒插进了张小佳饥渴的蜜穴里。张小佳再也把持不住这最后的矜持了,一声声发自内心的呻吟从她的小嘴里断断续续地吐了出来。可惜还没等她舒服地呻吟几声。罩在她头上的布套掀起了一个角,另一个火热的肉棒顺着布套的下边就塞进了她的嘴里。
两根肉棒,一前一后狠狠地夹击着她。张小佳也彻底地迷失在这两根肉棒中。
这个情形,这个体位太熟悉了。让沉浸在性爱中的张小佳想起了男朋友侯卫东的两个损友,蒋大力和陈树。他们俩总是在周末的时候,趁着侯卫东忙于家教时,把她喊出来。然后三个人一起来到侯卫东和她租的爱巢里,狠狠把她操个够。
美其名曰定期泄泄火。
每次两个人都是这样一前一后地干着她,然后把黏稠的精液肆意地射在她的子宫里,射完后还让她用嘴巴把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清理干净。或者是让她用嘴巴把疲软的肉棒吸硬了继续干。
现在情形就像张小佳记忆中的画面一样。身后的劫匪在一顿疯狂的冲刺后,将火热的精液射进了张小佳的子宫里。滚烫的热流让张小佳立刻进入了高潮。还没等张小佳好好地回味一下高潮的快感。身后的那人抽出了肉棒,和身前的换了个位置。一根同样火热的肉棒插进了她高潮后还在抽搐的蜜穴,而另一个满是爱液的肉棒也粗暴地塞进了她的嘴里。立刻张小佳的嘴里和鼻腔充满了栗子花般的精液味,是那幺的熟悉。口感也是那幺的熟悉。一样的粗细,一样的味道。张小佳此时已经可以基本确认她现在含在嘴里的是蒋大力的肉棒,而此时正干着她蜜穴的是陈树。这又是男朋友玩的一个游戏。
想到这里,张小佳开始按照熟悉的流程。开始主动地舔舐着嘴里这根肉棒,用舌头刺激这熟悉的敏感点。果然,肉棒的反映是最真实的。一套熟悉的流程走下来,虽然肉棒的主人在极力地掩饰,但肉棒老实地对每一下的刺激做出了应有的反应。刚刚疲软的肉棒再次硬了。
已经肯定的不能再肯定。这就是男朋友玩的游戏。想到这里张小佳一把掀开了自己的头套。果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就是蒋大力那舒爽的面容。回头一看身后正埋头奋战的正是陈树。往旁边一看,男朋友侯卫东正舒服地坐在地上,一边看着自己被干,一边用手拨弄这自己的肉棒。之前射过一次的肉棒早已被他玩硬了。



上一篇:帶學妹複習
下一篇:[明星校园]